黑龙江严查哈尔滨呼兰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腐败|查处

国内人气:加载中

  原标题:还老百姓一片朗朗乾坤

  ——黑龙江严查哈尔滨呼兰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杂志

  6月份以来,哈尔滨市呼兰区多名党员干部因涉嫌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充当“保护伞”被查,引起社会高度关注。8月5日,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向黑龙江省反馈督导情况时指出,包括上述案件在内相关案件的查处,是该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掀开“盖子”、撕开“口子”向纵深发展的重要标志性成果。当前,呼兰相关案件查处进展如何,取得了哪些初步成效?请看——

  因《呼兰河传》而闻名于世的呼兰城,位于哈尔滨市主城区正北偏西30多公里处。从呼兰老城区西南方蜿蜒汇入松花江、奔流不息的呼兰河,见证了这里的沧桑变迁。这一次,她又见证了扫黑除恶、“打伞破网”给这片土地带来的深刻变化。

  以“四大家族”涉黑涉恶势力及其背后的腐败和“保护伞”相继被查为重要标志,一场扫黑除恶、“打伞破网”风暴,一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正涤荡着这里多年挥之不去的阴霾。

  自6月5日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进驻黑龙江省以来,呼兰区就处在“风暴眼”的位置。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呼兰区委原书记朱辉、区政府原区长于传勇、区政协原主席孙绍文等当地多名“重量级”领导干部先后落马。他们均涉嫌为被群众称为呼兰“四大家族”(杨、于、王、董)的涉黑涉恶势力充当“保护伞”。

  中央督导组有关负责同志指出,黑龙江扫黑除恶主要看哈尔滨,哈尔滨主要看呼兰。进驻黑龙江第7天,中央督导组第一小组就下沉呼兰,此后又3次到呼兰摸排情况、精心指导,并要求重拳出击。

  “纪检监察机关要用钢牙啃‘硬骨头’”,黑龙江省委书记张庆伟的要求,彰显了省委的鲜明态度和坚定决心。按照中央督导组的要求,黑龙江省委、省纪委监委将严惩呼兰“四大家族”涉黑涉恶势力背后的腐败和“保护伞”(以下称呼兰涉黑涉恶案)作为全省“打伞破网”工作重中之重来抓。

  “不管涉及谁,务必一查到底,绝不姑息!”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王常松多次听取汇报,要求从树牢“四个意识”、践行“两个维护”的政治高度和高质量履行纪检监察机关职责使命出发,集中精力、深挖彻查。

  这一次,呼兰黑恶势力及其背后的腐败和“保护伞”,遇上了“终结者”。

  “四大家族”中先是于家被查处。今年6月10日,于文波等16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被提起公诉,于文波被诉罪名多达10项。6月下旬以来,其他三家(以杨光、杨宏和杨荣等为首的杨家、以王志江为首的王家、以董俊珍为首的董家)相继被查处。其中,截至目前,公安机关抓获以杨光、杨荣等为首的涉嫌黑恶犯罪团伙成员67人,查实杨家涉嫌刑事犯罪案件93起。

  “打伞破网”同步推进。2018年,哈尔滨市公安交警支队呼兰大队大队长于广军、呼兰区房产事业管理局康金房产管理所所长吕景彦已被移送司法机关。今年6月9日,哈尔滨市纪委监委对呼兰区副区长刘东、区腰堡街道办事处主任胡树河、区国土资源局副局长王洪军、区住建局调研员朱涛采取留置措施,通报明确指出他们存在涉嫌“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充当保护伞”问题。

  “省纪委书记挂帅,形成了统一指挥、上下联动、同向发力、一体推进的工作机制。”承担呼兰涉黑涉恶案组织协调等工作的省纪委监委相关室负责人介绍,省纪委监委靠前指挥,加强组织领导,与哈尔滨市、齐齐哈尔市纪委监委联合组成案件查处工作推进组,强力出击。

  涉黑涉恶势力存续时间长,影响大,各种关系盘根错节;涉案公职人员多,所涉问题有的时间跨度达十七八年之久;涉案部门多,涉及呼兰区国土、住建、税务、城管、环保等多个部门;涉案领域多,如杨、于两家都涉及供热、住建、环保、房地产等领域……呼兰涉黑涉恶案是个地地道道的“硬骨头”。

  哈尔滨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刘兴东介绍,为快速突破案件,在省纪委监委、市委领导下,市纪委监委抽调90多名精兵强将,组成7个案件组集中攻坚;坚持全市“一盘棋”,确立双向移交、协同联动、同步调查、包保督导、一案三复核、反馈回访等工作机制,全力加快“打伞破网”进度。

  呼兰区纪委监委在办案中坚持做到不漏事、不漏项、不漏责、不漏人、不漏罪,对违纪违法者形成震慑。比如,在查处呼兰区住建局、税务局、国土局等单位相关公职人员为于家充当“保护伞”案件时,查明31名公职人员收受礼金、购物卡为于家企业提供便利的问题,违纪人员无一漏网。

  强力推进,疾风劲扫。截至7月底,呼兰涉黑涉恶案立案审查调查公职人员176名,其中被采取留置措施21人。目前,孙绍文已被移送司法机关。在呼兰,大大小小的“保护伞”正在被打掉,形形色色的“关系网”正在被破除。

  一段时间以来,当地黑恶势力“野蛮生长”,在坐大成势过程中大肆围猎腐蚀身边的党员干部、公职人员,为其垄断经营、欺行霸市等违法犯罪行为大开方便之门。

  于文波被查处前,是资产庞大的亿兴集团实际控制人;杨家掌控鑫玛热电集团等近百家企业,在供热供暖、房地产、公交线路、商贸等行业领域进行垄断经营……在经济上攫取巨额利益同时,于文波、杨光等人还利用各种手段,为自己罩上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先进人物、杰出青年等多种光环。

  “四大家族”在呼兰的势力、影响力究竟有多大?

  当地干部介绍,有两个现象就能说明问题。一个是,杨光人称“杨书记”,于文波人称“于区长”。当地可能有人不知道在任区委书记、区长姓啥名谁,但是没有人不知道“杨书记”“于区长”大名。另一个是,以往当地一些干部群众都“乐于”与“四大家族”搭上关系,家里有红白喜事,只要“四大家族”安排人来,即使空手都是倍有面子的事;有的干部认为,沾上杨、于两家,或者被认为是某家线上的人,自己“进步”就会快。

  从呼兰涉黑涉恶案目前查处的情况看,以“四大家族”为代表的呼兰涉黑涉恶势力存续时间之长、涉及人员之多、涉及范围之广、造成负面影响之坏,实属罕见。

  “经过多年的‘经营’,他们构筑了一条‘以黑蚀权、以权护黑、权黑勾结’的利益链条。可以说杨、于等家族的‘发家史’,就是一部违规经营、利益输送、逃避打击史。”哈尔滨市、呼兰区两级纪委监委结合呼兰涉黑涉恶案查处情况,对“四大家族”坐大成势及涉黑涉恶腐败问题进行了初步剖析。

  呼兰黑恶势力坐大,大体上是“三部曲”。第一步,违规攫取利益,逐步形成一定势力。如杨、于两家从上世纪90年代初至本世纪初逐步完成原始积累,为形成涉黑涉恶势力奠定基础。第二步,围猎官员,培植“保护伞”。于文波案起诉书显示,其团伙为拉拢腐蚀国家工作人员,送礼金、购物卡、办公桌椅合计234万多元。第三步,肆意妄为,称霸一方。除建筑、供热、交运线路外,他们连一些细枝末节的行业都把控了,甚至殡葬、收废品等都被垄断。

  黑恶势力坐大,成因颇为复杂。既有打击不力的问题,也有“黑白相间”、违纪违法问题较为隐蔽,辨识难、查处难的问题等。当然,一个无法绕开的重要原因,就是存在关系网和“保护伞”。

  被围猎腐蚀、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的党员干部,目前看有四种类型。主动帮助、推波助澜型——有的干部不仅帮黑恶势力“拿活”,还“一条龙”全程服务。直接输送、输财补血型——有的干部在杨家的企业不具备相应资质情况下,违反规定同意全额拨付环保专项补助资金为其购买除尘设备。间接助长、失职失责型——呼兰区原地税局一名干部收受于家财物后,对上级进行税收稽查的要求置若罔闻,致使于家企业大量偷税逃税。被迫屈从、听之任之型——杨、于两家等涉黑涉恶势力依仗雄厚的经济实力、复杂的人脉关系,对一些公职人员大搞“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重金贿赂不成,就威胁恐吓、侮辱谩骂,有的党员干部“缴械投降”、底线尽失。

  “四大家族”势力在呼兰长期盘踞,在供热、房地产、公交线路、商贸等行业领域垄断经营、欺行霸市,严重损害群众切身利益。群众反映,杨家的鑫玛热电呼兰公司晚开栓、早停气,且供热温度不达标,有时室温只有十二三度,只好受冻或用暖宝取暖,所以大家不愿交取暖费,杨家就纠集社会闲散人员用堵锁眼、恐吓等软暴力的手段收取暖费,使群众怨声载道。

  “严重破坏市场秩序、严重损害群众利益、严重危害基层政权、严重污染政治生态。”哈尔滨市纪委监委这样概括呼兰黑恶势力长期盘踞带来的恶劣影响。

于文波实际控制的亿兴集团一处办公地点。于文波实际控制的亿兴集团一处办公地点。

上一篇:不止“鸿蒙” 华为将再推竞争利器|华为
下一篇:【“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进行时】广东:整改落实提速 真刀真枪破难题|央视网
文章打分:
评论加载中..

新片追剧    版权问题    广告合作    友情链接    影片合作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Copyright © 2015 - 2020 O5B. All Rights Reserved